赌博送现金网站

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学实务 / 案例调研
从一起建设工程合同纠纷看实际施工人的认定与限制
发布时间:2019-09-20 作者: 弥陀法庭--赵柏武  浏览次数:199 [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

    基本案情

    近日弥陀法庭审结一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审理查明的事实为:2017年1月,L村委会与H公司签订《小型建筑安装工程承包合同》,将L村某水毁修复工程发包给H公司,合同约定工程总造价为397932.38元。工程工期为2017年2月10日至2017年5月10日,合同签订后,H公司将工程交由原告黄某组织施工。2017年2月22日,H公司向L村委会提交《变更项目及价格确定的报告》和《变更项目价格申报表》,提出将该工程新建200米护岸M10浆砌石结构形式变更为C20石砼挡墙。2017年12月11日,工程完工后经验收合格。2018年2月4日,L村委会对前述报告和申报表同意报审核并盖章。2018年2月11日,经L村委会的委托,安徽独秀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对工程竣工结算进行了审核并出具报告,核定工程造价为585676.26元。2018年2月13日,L村委会向H公司支付工程款397932.38元。2018年2月14日,H公司扣除有关税费后,通过银行转账支付黄某328347.53元。现黄某认为根据审计造价,L村委会尚欠其工程款187743.88元,另H公司尚应支付其工程款20000元。

    法院审理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原、被告之间构成何种法律关系,原告能否以实际施工人身份向被告主张权利。本案中,L村委会通过招投标方式将工程发包给H公司并签订承包合同,双方系工程发包与承包关系。该工程由黄某做为施工单位代表组织施工,现黄某以实际施工人身份,向两被告主张权利,本案中,原告与H公司无任何转包或分包协议,在原告提交的证据工程资料汇编中的单位工程现场计量表上原告均是做为施工单位代表签字, H公司否认其与原告之间系借用资质的挂靠关系,认为原告是其公司聘请的工地负责人,对工程的施工进行管理。从原告提交的证据看,施工过程中,除前述单位工程现场计量表上原告做为施工单位代表签字外,代表施工单位在各类文件上签字的均是H公司项目经理张某。综上,原告不符合实际施工人的特征。退一步来说,即使原告是实际施工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的立法目的旨在通过赋予劳务分包企业直接向发包人主张支付建设工程价款的权利,从而保护劳务分包企业中农民工利益,不得随意扩大该条款的适用范围,严守合同相对性原则,故原告要求L村委会支付工程款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鉴于不能确认原告实际施工人身份,对于原告要求H公司支付工程款2万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亦不予支持。最终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黄某的诉讼请求并已生效。

    案件评析

    本案中主要涉及实际施工人的认定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该条规定突破了合同相对性原则,赋予实际施工人可以起诉与其没有合同关系的第三方的权利,其立法目的在于保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情形下实际完成了施工义务的单位或者个人的利益,有效地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实际施工人主要有转承包人、违法分包合同的承包人、借用资质或挂靠的签订施工合同的承包人这三种形式。本案中,原告与H公司无任何转包或分包协议,首先可以排除原告是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从原告诉称“L村委会向H公司支付工程款397932.38元后,H公司扣除有关税费支付黄某328347.53元”中看,原告疑似与H公司存在挂靠或借用资质的关系,但H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在庭审中称与原告是劳务分包关系,H公司负责人称原告是公司聘请的工地负责人,并非挂靠关系,原告亦未举证证明其与H公司存在挂靠或借用资质关系,故原告并非上述三种形式的实际施工人。

    我们再来看即使原告与H公司构成挂靠或者借用资质关系的情况下,原告符合实际施工人的身份,能否向发包人主张权利。从法律关系上看,挂靠合同的标的是挂靠人与被挂靠人之间因挂靠形成的隶属关系,借用资质合同的标的是出借单位的施工资质,借用人借用该资质承接工程。两者本质上均是挂靠人、借用资质人利用被挂靠人、出借单位的施工资质承揽工程,并以被挂靠人、出借单位的名义对外经营。相对于发包人而言,挂靠双方之间、借用资质双方之间均属内部关系。尽管挂靠人、借用资质人在工程施工中也存在资金物化的过程,但却是以被挂靠人、出借资质单位的名义物化到建设工程当中的。在挂靠、借用资质施工情形中,存在着两个不同性质、不同内容的法律关系,一为建设工程法律关系,一为挂靠、借用资质法律关系。在此情形下,挂靠人、借用资质人突破合同相对性,要求发包人承担挂靠合同、借用资质合同中的付款义务,没有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适用于建设工程转包和违法分包情况,但不适用于挂靠及借用资质情形。

开发商不能以预约合同仍在履行为由拒绝返还房屋诚意金

供给侧改革视角下加强农村法治化建设研究